龙婆严 Luang Pu Yiam 全泰五大必打之首 Wat Nang

   

龙婆严(Luang Pu Yiam Wat Nang)佛历2375至佛历2469,全泰五大必打之首。龙婆严高僧生于泰国拉玛三世统皇朝治时期,在佛历2375年的8月5日出生在曼谷。由于当时的泰国社会还极为落后,所以很多贫困的人家都会将自己的孩子送去寺庙学习知识,寺庙的僧人们除了教导佛法以外,还会担负起孩子们老师的职责,同时如果村民有需要也会教育村民读书识字。龙婆严在9岁的时候进入了自己后来主持的Wat Nang寺庙开始接受佛教教义及法理的学习,两年之后辗转到瓦波旺及瓦华布华啦两所寺庙进修,到了自己22岁的时候,已经过了可以正式成为僧侣的年纪,就在瓦华布华啦正式受戒成为了一名比丘僧。龙婆严高僧因为自小便已在寺庙进修,所以对于佛理教义方面的学习十分迅速,学习古代文字的速度也快于常人,师傅贯通古代巴利文三藏典籍,在知识方面的等级是同时代僧人中的典范。法力修行方面,龙普严常年以实践作为重点,拜访很多有名气的古代圣僧为师,多年苦行之后已是同时代僧人中法力能量前几位的师傅了。大师 9岁时就进入 Wat Nang 读书学习,这所寺庙位在曼谷对面的通武里(thonburi),11岁时去 Wat Bowan学习了一段时间,后来去 Wat Raburrana ,二十二岁在 Wat RatOhRaSaRam 正式出家,三师为 Phra Sutumatera( Lp Gert ) 、Phra Tammajadee( Lp Jeen )、和 Wat Nang Norng的 Phra Arjan Rort,除了长期跟随这三位法师学习外,龙婆严还跟随了 Phra Sangwonwemon( Lp Men )学习。大师非常努力的学习,很快地他的僧阶晋升到 Phra Baikiga 然后又升 Phra Palatanukrom,最后终於升到第十六潘萨(PanSa),五世皇颁发给他 帕枯 宝扇,此后龙婆返回 wat nang 担任住持,2442年龙婆得到了 Phra Rachakana 的封诰。龙婆持戒精严,除非对方是真心想要供养wat nang僧团,否则他从不接受普通非信仰者的供养,群众们尊敬龙婆严,龙婆的慈悲名声传遍城鄕,大家竞相带著自己的儿子,跟随龙婆短期出家,希望能得到大师的教导。五世皇朱拉隆功礼拜龙婆严为自己的老师,也因为 Wat Nang与大皇宫相距不算远,过河后再搭一段车就到了,所以龙婆成为五世皇最亲近的国师,五世皇常常就教於龙婆严,不但是佛法,世间法的待人处事、平息纷争的政治事务,五世皇也常常以龙婆为顾问,而且龙婆教导了五世皇一段慈心和合的咒语,名为 Katha Itipiso Rian Dteui,五世皇常常持诵它,不论到什麼地方去都诵持不辍,二人关系由此可见一般。更难得的是,大师非常的谦虚,从来没有被自己的崇高地位所迷惑,他总是说自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出家僧人,任何一位他曾经跟随学习过的老师,都超胜於自己。龙婆严的圣物以必打、槟榔子、符管最有名,他的一生做了无数的圣物,种类与数量都难以计算,可惜的是,如同阿赞多一样,寺裏并没有留下太多的书面纪录,所以被佛牌比赛接受的圣物种类并不多,但这并不会改变他所留下庞大数量的圣物,散布在各个阶层、贩夫走井手中的事实。龙婆严高僧最为招牌的佛牌圣物莫过于必打了,凭借高僧高深的修为,法力早已是出神入化的境界,亲制的必打佛牌被世人尊为五大必打之首,而其他四位五大必打的师傅则排名不分前后,这也说明了龙婆严必打佛牌在整个佛教及佛牌收藏界的地位。很多人都只知道必打王龙婆多高僧的事迹,但龙婆多只是近代必打王,跟龙婆严这样更老一辈的高僧比起来,必打的法门还是有所差距的。这也是龙婆严被很多人尊为全泰第一必打师傅的原因,他的佛牌一样是被评为等同于泰国五大古佛之外的珍贵级佛牌的,可以说龙婆严的必打是必打法相佛牌中的终极收藏品了。佩戴龙婆严亲制必打佛牌,搭配高僧独门心咒“咩打马下尼翁”可以提升佩戴者强大的起运力量,在招财、挡险等方面均会有诸多神迹发生。泰国很多师父有吃槟榔的习惯,而用槟榔渣制作冠兰圣物给信众亦自古相传,但唯一的重点是制作槟榔渣的师父都有很高的修为,槟榔渣圣物在泰国有一个专有名词叫Maktui (麦退),而当中制作此圣物最有名的就是龙婆严屈能,师父制作的几种珍贵圣物都被列入泰国五大(Benjapakee)之一,评价极高,其中包括必打(五大金属必打之一),平面自身(五大平面金属自身之一),麦退(槟樃渣)(九大冠兰之一)在泰国甚有名,用一句话可以说明:阿赞多是四世皇的国师,而龙婆严则是五世皇的国师。在佛历2442年,龙婆严高僧还受当时的拉玛五世皇御赐宝扇,同时被封为“召坤”,即众僧之首的意思,龙婆严高僧同时也是拉玛五世皇的老师。后来,龙婆严高僧回到了Wat Nang佛寺担任主持高僧有27年之久,直到佛历2469年的4月29日圆寂,享年94岁,留下了自己僧侣生涯光辉的一生。


随机文章: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