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焕老和尚最后的开示与4个心愿

2012年4月3日是本焕长老圆寂的第二天,本焕长老的衣钵传人印顺大和尚暂时放下繁重的治丧任务,抽空一小时,接受媒体采访。他回忆本老最后的日子,以及本老留下的四个心愿,禁不住落泪,又忆起当年受本老苦劝出家的奇缘,感叹“想想十几年来真是跟做了一场梦一样”。

印顺大和尚着一身黑色的僧袍,表情悲伤而淡定,不待记者提问,他已开口说起本老最后的日子。“这几天,看着川流不息的信众,听着长长的佛号,一时心绪难平。”他用低低的声音说,“老和尚要走,谁也拦不住。”

2012年春节后本老六七次要“走”,圆寂前一周身体曾僵硬

老和尚不住在医院,一直住在寺里。自2012年春节过后,本焕老和尚身体一直有恙,印顺大和尚推掉所有出差事务,专心守在老和尚身边。 “春节后,老和尚有六七次都是要走的样子。”

印顺大和尚透露了本老病中的一些细节。他说,有六次他很清晰地告诉我、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侍者,说“我要走了”。老和尚圆寂前一周的一天,早上4点20分,老和尚问天亮了没有,照看他的护士说:“还没有。”他让护士把窗帘拉开,说房间太热,把空调关了,把扇子递给他。他自己轻轻地扇着,突然扇子掉了下来,过了一会儿,护士发现他不像是睡着了,过去一看,发现老和尚的身体已经很僵硬了,于是大叫了起来。

“我来的时候,老人家身体已经很僵硬,并且越来越凉。我试着把手伸到他的手里,但他的手僵硬了,我的手根本伸不进去。我就用两手握着他的手。慢慢地,寒气直往外冒。冻得我浑身打颤,身上也冷起来了。随后,我缓过神来,心里温暖了起来,本老又回来了。”印顺大和尚回忆得很谨慎,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细节。

老和尚醒来后连说了三句:“你太?嗦了,你太?嗦了,你太?嗦了。”

“生死只在一念之间,出家人这一点都看不开,还当什么和尚。这是老和尚经常教我的,可是这一次面对老人家,我做不到。”说罢,眼泪已经流下了印顺大和尚的脸颊。他说,站在老和尚身边,静静地看着他,你才真正知道他的伟大和佛法的无边。”

老和尚的“严厉”终生难忘

“当年我是为老和尚出家的,如果不是对老和尚有绝对的信心,我也不可能走上今天这条路。”采访中,印顺大和尚还追忆了他与老和尚结缘相处的故事。其中让他终生难忘的,是老和尚的“严厉”。

出家后的印顺大和尚在老和尚身边当侍者,照顾他的生活和处理日常事务。每天早上3点钟老和尚起床时,印顺大和尚也要跟着起来。“给老和尚端水洗脸水稍微倒多了一点点,他就会很生气,就会骂我,说‘这么浪费,下辈子让你生到一个没水的地方去’。他老人家吃饭,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,汤也是要喝完的。很多人都喜欢和老和尚吃饭,也怕和老和尚吃饭。”印顺大和尚说。

老和尚每天晚上休息以后,印顺大和尚都要整理总结他一天的生活,至晚上12点才睡觉,于是很难在3点钟时醒来。这时,老和尚就会拎着一个半米长的棍杖到他住的房间里,对着他“啪啪啪”抽完就走。起来伺候老和尚洗漱完之后,印顺大和尚就坐在他身边诵经,稍一犯困,老和尚看都不看一眼,拿棍杖“啪”的就打到印顺大和尚的脸上。“所以,在他老人家身边诵经,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心无旁骛。”印顺大和尚说。

刚出家那几年,印顺大和尚除了每天处理日常事务,还要完成老和尚布置的功课:每天早上300拜,晚上300拜,一天十遍《普贤行愿品》,一千遍《大悲咒》,每个月还要背一部经书!

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说《普贤行愿品》可以12分钟诵一遍,老和尚说他10分钟可以诵一遍,我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10分钟能诵一遍了,老和尚则说他可以8分钟,等到我可以8分钟诵一遍了,老和尚又说他可以7分钟。

我从8分钟到7分钟诵一遍,一共诵了三年,就为了快这一分钟。”印顺大和尚说,第一年是背“净土五经”、“禅宗七经”,都很短,背起来很容易。第二年正月初八,师父拿给他一本10万7千个字的经书《法华经》让他背,印顺大和尚说这本书太厚,背不了。老和尚就问他,“你是不是答应我每个月背一部经书啊?”印顺大和尚说,“是的,答应了,但是这部经字太多了,太长了。”老和尚于是说,“你把僧衣脱了,回家算了,不要穿这个衣服来骗人骗己!”

诵完经之后,印顺大和尚接着要再去拜一个小时佛。如果早上300拜没拜够,上殿回来,老和尚一定会问他:“今天上殿怎么样呢?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拜佛情况怎么样呢?”

“很好。”

“300拜都完成了吗?”

“完成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。”

“没有骗人吧?”

“没有。”

但老和尚此时就会笑眯眯地递给印顺大和尚一根香,说跪香去吧,因为你并没有完成,骗了他。

印顺大和尚说,自己刚出家那会,老和尚总交代一些你没有任何可能完成的事,他只告诉你“你去做吧”。当你想尽一切办法、绞尽脑汁好不容易完成了,兴高采烈地告诉他的时候,却发现他已经把这事忘干净了。每天你做事,老和尚永远说你是不对的,总是错的。他把你所有的信心、所有的自尊都给击得粉碎!

“当时真有一种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的感觉,连痛苦、绝望的念头都生不起来。后来我才理解,这是师父治我们凡夫‘我执我慢’习气的一种训练——他把你以前头脑中建立的东西击得粉碎,然后把你真正的信心、真正的智慧、真正的自信,从内心深处训练出来。”

印顺大和尚说,“有一天老和尚骂我的时候,我一副很高兴的样子,老和尚就问‘我骂你,你那么高兴做什么?’我说‘师父,你骂我是为我好,还是为我坏啊?’他说‘我当然是为你好。’我说‘是啊,你为我好,我为什么不高兴呢?’他说‘这下麻烦了,以后挂个老虎在你面前都没用了。’从此以后,他再也没有骂过我。”

重病期间,老和尚留下四个心愿

本焕长老一生弘法布教,建寺安僧,筹集资金数亿元,兴修寺庙十几座。

临走,老和尚念念不忘的还是建寺庙。重病期间,老和尚召集开了一次会,当着大家的面说:“我要走了,对所有的事情做一个交接,现在我手上还剩下6000多万元,1000万给大洪山,1000万给新洲报恩寺,300万给大乘寺扫尾工程,其余剩下的钱用来修深圳的万福寺。”

老和尚又说:“这些钱修这4座寺庙远远不够,你们大家要帮助印顺完成我这4个心愿。你们帮助印顺,就是帮助我。”

临终前,老和尚交待要荼毗(即火葬),悼词也亲自改过了。“不要念过多的溢美之词,不要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就叫我一个修行人。”印顺大和尚说,尊重老和尚的遗愿,悼词做了4处修改。印顺大和尚说,老和尚对信众最后的开示是: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事就好。(凤凰网华人佛教综合)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