禅要如何去参

王辅益是个非常发心的信士,除了工作以外,只要有空就往东禅寺里跑,常常帮园头师种菜浇水,要不就帮典座师劈柴煮饭。如果碰到无名禅师对信徒说法,或与学僧小参开示时,他总聚精会神的用心听讲。

有一次,王辅益在禅堂外静然的望着学僧,个个眼观鼻,鼻观心的禅姿,不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刚巧,无名禅师从他身边经过,问道:“你为什么叹气呢?”

王辅益又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无名禅师再问道:“平常你发心帮忙寺内的工作,听闻佛法也非常用心,可以说身、口、意都在法海里泛游,为什么你要叹气呢?”

王辅益答道:“不瞒禅师,我的烦恼是因为我听不懂佛法,禅师您对学僧们开示的佛法,例如:‘祖师西来意?’、‘狗子有佛性否?’、‘即心即佛’、‘如何是宗门中事?’、‘如何是佛?’‘如何是本来面目’、‘道在何处?’……每当我听到这些佛法时,我就好像雾里看花,不知所云。

禅师!为什么我这么用心听讲,还是听不懂呢?”

无名禅师道:“以前德山禅师见学僧入门便棒,临济禅师见学僧入门便喝,雪峰禅师见学僧入门便道是什么,睦州禅师见学僧入门便道现成公案放汝三十棒。历代祖师大德有的尽其一生参究一个公案尚不能开悟,可见学禅必须要用心去参,而不是用听的。”

王辅益仍不解似地问道:“但要如何去参呢?”

无名禅师道:“就参此听不懂!”

王辅益至,此若有所悟。

参禅,要参话头,这是不得已的方法,因为总要藉助一种标示,集中自己的精神,统一自己的意志,主要就是不让你胡思乱想。禅师们所提的话题,如西来意、本来面目、庭前柏子树等,本来就不是易懂的问题,但参究下去,这些话头像一把钥匙,会启开人生和宇宙的奥秘之门,无名禅师要人参“听不懂”,不亦宜乎!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